文/北區病友家屬

  父親小腦萎縮已多年,從端咖啡會灑,不小心跌坐在階梯、尿失禁到吞嚥困難,臥床與依賴...,不幸行醫的我,每一階段都看在眼裏,幫不上忙的無助與無奈,常是父子間僅存的對望眼神。

  陪他尋醫,為他研發集尿器,幾次他倒臥在我胸膛間,經哈姆立克後醒來,我的手臂緊張的酸麻,他卻總說沒事,發生啥事...。

  以前父親嚴肅難親近,現在卻被迫看著他50多歲的兒子在面前耍寶、逗笑,是福還是悲,難以言喻。

  父親自主的在健保卡上註記,「不要CPR,不要插管,不要電擊...」。

  那天深夜,感冒痰多,一口就是咳不出來,他開始喘,吸不上氣,費力疲憊。他用僅存的力氣說,他不要去醫院。

  因為是醫師,居家能用的都用了,點滴、抽痰,「知道只要去醫院,插管抽一抽,排除障礙物,他一定會好,但他的意願呢?遵從還是違背?!天啊!」默默地在心中吶喊著。

  急診護士提醒我,看著父親的註記,我摸著父親的額頭,掉著慌張無措的淚,父親微睜開眼睛,勉強虛弱但卻仍堅持地說不要插管。小感冒一口痰隨時會讓父親走,心裡非常擔心。幾天後父親仍在,因為是醫師,所有人都在等最終的決定。我還是選擇了後者,同事凌晨被吵醒,沒有怨言,也沒有痛苦的幫父親插上管子。

  他臉色一下子好多了,呼吸器帶動下,80多歲的4天中,他很痛苦的嘴巴及氣管中被卡住一根管子,但一切又可回到原點;慢性疾病仍在,腦子十分清醒,起居完全依賴鼻胃管餵食,喉嚨啞了更難表達,但是人活下來了...,我問他活下來感覺如何?他比了一下大拇指...。

  因為有鼻胃管,食物現在不嗆了,但口水仍會嗆,居家特別護士每次抽痰,他眼角兩旁被刺激出來的淚水,仍讓他皺眉不適,我們可以交談,他可以看我耍寶。我做對?還是做錯?如果又來一次,還要再讓父親痛苦一次嗎?

  第一次希望自己不是醫師,交給醫師替我決定吧,自私與不自私之間,似乎都是為父親好。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小腦萎縮症病友協會

tsca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